新能源车何时告别野蛮生长
May 13,2017

转载---中国政府采购报

赤壁之战、火烧连营般的事件在现实中上演。5月1日,北京朝阳区东苇路蟹岛度假村停车场汽车起火,烧毁新能源客车89辆及社会车辆16辆。

此次连环起火事件被认为是新能源汽车从2009年批量推广以来,国内发生的最大规模事故。所烧毁的车辆属于北京天马通驰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天马通驰)所有。据媒体预估,事故的直接损失已近亿元。

对于起火原因,北京市公安局消防局官方微博第一时间指出,“消防人员在扑救过程中发现停车场周边种植大量杨树、柳树,地面有大面积杨絮、柳絮堆积。” 5月2日晚间,北京市政府公布的最新消息显示,经初步查明,起火原因为堆积的杨柳絮快速燃烧波及停车场,进一步原因仍在调查当中。随着事故进入后续处理阶段,让人揪心的是,如此巨额的损失该由谁来买单。

“这锅新能源绝不背”

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统计的数据中,2011年到2016年7月共有49例电动汽车着火事件,其中由自燃导致的火灾事故最高,为23例,由充电、碰撞等造成的有15例。因而,当有事故发生,尤其是89辆新能源车连环起火,大家首先质疑电池是否存在问题。

针对这一质疑,5月3日安凯汽车发布声明称,“蟹岛大火查明是杨柳絮惹祸,这锅新能源客车绝不背。” 安凯客车的相关负责人表示,“起火时并没有充放电的记录,且没有处于运营状态,所以并非车辆本身问题。”这一说法得到充电桩运营商的印证,着火地点的不远处设有一排充电桩,来自星星充电。星星充电运营部调取的充电黑匣子数据显示,发现离火灾最近的一次充电过程电流电压正常无波动,最后是账户余额为0停止充电。这也就是说火灾发生前后,蟹岛西侧桩群没有车辆充电行为。

记者采访了多位专业人士纷纷表示,现有的新能源车的动力电池系统在装车前都已严格按照国家标准制造,相关的加热、冲击、燃烧、穿刺、挤压和其他试验都符合对应的国家标准;整车的绝缘、碰撞、涉水淋雨等试验也都没任何问题。应该说,整个动力电池系统都有相应的自我监测和保护措施,电动汽车因电池起火的因素已经被极大地控制。电动汽车起火主要是外部因素诱导,并在所有相关保护措施失效的前提下才引起电池起火并最终导致场面失控。

蟹岛火灾涉及的车型所用的是磷酸铁锂动力锂电池,其电热峰值可达350摄氏度到500摄氏度,但明火燃烧的温度一般都在700摄氏度以上,显然高于电池燃点。这也就说明火下电池会因温度过高引起燃烧,需要通过冷却手段和阻燃设计来达到降低损失的目的。由于被毁车辆属于非运营车辆,也没有人员管理,因此即使有预警也无法起到作用,导致电池起火。

难道真的无计可施了吗?微宏动力系统(湖州)有限公司市场副总裁宋寒告诉记者,目前微宏针对电池的安全性能,推出了不燃烧电池技术,即由不燃烧电解液与耐高温隔膜两个主动的防御措施,配合STL智能热控流体这一被动防御措施,实现电池系统级别的不燃烧、高安全与高性能。

此外记者多方调查,了解到目前的一个新兴行业——新能源车动力电池灭火装置制造。近一两年来多发的电动汽车起火事件催生了这一产业。郑州飞鹏机电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叶昱廷告诉记者,动力电池的热失控是一个能量叠加的连锁反应,也就是说一旦电池起火燃烧,会不断释放能量,火势会变得难以控制。因此,应当在有火星、火苗出现的萌芽阶段就启动灭火装置,“我们采用了高度灵敏的传感器,从信号发现到灭火执行少于1秒钟,灭火剂采用的是针对电池燃烧特点研发的D类干粉。”

郑州飞鹏机电有限公司----新能源车动力电池灭火装置
如果放在连环起火的情况下,灭火装置是否还能起作用呢?叶昱廷告诉记者:“如果是单辆车内部着火,通过灭火装置得到了有效控制的话,就不会引发连环反应。即使是柳絮燃烧烘烤导致的锂电池热失控,也可以通过启动灭火装置,延缓或避免电池起火而造成的不可控燃烧,进而降低损失。当然,造成锂电池失控的原因很多,这里只是简单举例说明。”

郑州飞鹏机电有限公司----电池恒温系统
采访中,也有人向记者提出质疑,他们认为,电动巴士多数都被烧的只剩下空壳,阻燃性能令人咋舌。事故发生后,很多媒体都拿特斯拉来比对,特斯拉电池组的燃烧能量只有一箱汽油燃烧能量的10%左右,并且分布在16个模块,这些模块之间又以防火墙分隔。当电池发生火情时,会被电池组架构中内置的防火墙阻隔在车身前面的一小部分空间内。 由此可见,新能源客车和电池制造商也并不能完全置身事外,而是应精进技术,砥砺前行,才是有担当的表现。

缺位的管理

火灾发生后,很多人在问,为什么会波及这么大批量的车?为何没有采取及时的措施,转移其他车辆?事故发生时,很多媒体在第一时间赶到蟹岛,却发现找不到车辆的管理人,而现场除了被烧毁车辆外,还有大约二十辆电动大巴车身落满灰尘。记者也因此而致电北京天马通驰,但对方以目前不方便回答为由,据绝了记者的采访。

据了解,目前新能源客车大多以租赁公司等集体管理方式在运营。记者采访了多家有大量车集中停放的客车运营公司,北京北方创业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胡进太很明确地对记者说:“有大批量车停放时,一定是应当远离草丛和树下,避免周边有助燃体。这是基本的管理常识。”而记者在现场看到,蟹岛被烧车辆周边却有大量的杨树和柳树。而北京北旅时代商务旅游投资有限公司王女士表示,租赁企业应重视对车辆的管理工作,防范于未然。公司应该有专门的场站管理,有专门的安全部门来做预防工作,并有一系列完备应急方案。

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纪雪洪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也坦言,单个车辆发生火情,确实考验车辆本身的防控系统,但车距太近,且电池着火后很难被扑灭,因此,过近的车距和无人管理是直接原因。由此可见,缺位的管理肯定是导致这一重大损失的重要因素,北京天马通驰显然是自食其果。宋寒也补充:“只有形成了安全电池产品、安全管理和安全意识的有效结合,才能真正做到新能源汽车的安全运营。企业在提供产品的同时,也应提供相应的使用培训服务。” 

被闲置的“内幕”

根据资料显示,北京天马通驰在2015年购入400多辆纯电动客车,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安凯牌。谈及选择安凯合作的原因,董事长纪开平做过如下阐述,“安凯客车在产品质量上是过硬的,在理念上也非常超前的,这是用户都看得见的,而且对于我们这样的民营企业,安凯客车一直以诚相待。”更是表示未来会继续大批量选购安凯新能源汽车。

通过比对,5.1蟹岛停车场大火烧毁的,正是天马通驰2015年底购进的安凯6111K10车型。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则显示,这批400辆纯电动客车,2016年1、2月份全部完成上牌。起火现场的车辆并没有投入运营,现场可以看作是天马通驰暂时存放的地点。也就是说,从购入到被烧毁,这批新能源车足足闲置了一整年,数量多达89辆。

按照2015年的相关补贴政策,10-12米的安凯大巴可获得中央50万元补贴,地方至少50万元。由于补贴的因素,诸多公交企业、汽车租赁企业购买新能源客车成本并不高,而客车生产企业也能够依靠高额的补贴获得不错的利润。安凯客车的2016年财报数据显示,其2016年实现营收47.57亿元,同比增长18.28%,获得包含新能源补贴在内的政府补贴高达27.76亿元。

而在发生火灾的当天,安凯客车发布了公告,称根据《财政部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继续开展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工作的通知》和《关于2015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工作的补充通知》等有关规定,近日公司收到合肥市财政局向本公司转拨支付的2015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5.806亿元。

这有如电视剧般的戏剧情节也令吃瓜群众们“浮想联翩”,纷纷猜测着是否又是一起骗补事件?对此天马通驰的说法是,尽管天马通驰购买的客车悉数都完成上牌,但由于充电设施配套并未跟上,因此采取分批投入运营的方式。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如此大批量车辆的闲置,绝非寻常,被毁车辆之多,也令人惊讶。

目前国家为了杜绝此类情况发生,也有了新的政策。工信部2016年12月29日发布的《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要求,“非个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申请补贴,累计行驶里程须达到3万公里(作业类专用车除外),补贴标准和技术要求按照车辆获得行驶证年度执行”。虽然上述标准执行日期为2017年1月1日,但2016年的补贴资金是在2017年进行清算下拨,如果按照2017年的新要求,那么这部分被烧毁的闲置车辆,理论上已经没有再拿补贴的可能性。

由于目前具体起火原因尚未查出,对于事件的后续发展,本报将继续关注。